{maxcms:load head_news.html}

最新资讯

安抚儿子

安抚儿子 文治只说了一声「我回来了」就二句不说的跑到自己的房内。  我非常的担心,身为母亲,孩子的一个脸色就能大概的察觉出来发生了什麽事情。当我生文治时,和死神相赌的情形,接受医生的忠告从此不能再怀第二胎,终生守着文治这个孩子。  我马上追随在他的後头,进入文治的房内,看到身体翻转过来,眼睛..

极度羞辱

极度羞辱 有一天,夏经理要请一个大客户吃饭,他让我和太太也去坐陪,我们不得不去。酒桌上大家还算得体,但席间丽玲出去上卫生间时,夏经理也藉故出去了,而且去了很久……几天后,丽玲建议我请夏经理来家里吃饭,我一肚子的不愿意,可后来还是同意了,因为丽玲好像还很关心我的工作。吃饭的时候,我明显感到夏经..

夏哥哥也舔舔

夏哥哥也舔舔 夏打电话找来了一个律师,说是要见证一下。一会儿,一个姓陈的律师来到了。他四十多岁,戴着眼镜。我过去从来没见过他。  我用颤抖的手在四份纸上签了字。那个陈律师还让我在另外两张纸上也签了字,而且也没有告诉我签的是什么。当时是6点三刻,这是我一生中的历史性时刻。  我真得一无所有了。..